模仿理论(Mimetic Theory)与人类合作

我想在这里谈谈我对模仿理论(Mimetic Theory)的看法。这是一个受Peter Thiel大力支持的社会科学理论。

起初我质疑这个理论,因为我认为模仿如果是所有人类的近乎本能的行为,那么它的早期版本也应当存在于生物演化进程中。比如,我们应当至少能够在大猩猩、猴子、老鼠等哺乳类动物中找到模仿的本能,也就是找到模仿作为一个有益于生物生存的生物算法1存在的证据。

 

但是现在我现在找到了证据,因而我现在站在支持Thiel,支持吉拉德的一边。比如说,猩猩总是在一个社会性集群当中,他们有等级和特权,并且这套常常不是很公平的社会关系体系还总是工作地很好(事实上,这是一个有效的存在算法)。我们需要问的是,是什么机制使所有猩猩准确无误地遵守他们的行为准则?比如低等级星星恭顺地接受高等级猩猩不合理占有更多的食物,而曾经还是普通猩猩的个体,在成为猩猩王之后也会变得骄横。似乎这其中最重要的机制就是模仿。低等级猩猩会模仿其他的低等级猩猩,并意识到他们都是一样的,他们会和自己模仿的对象争斗,但绝不会和猩猩王争斗。只有当一只猩猩意识到自己和猩猩王一样强壮,一样有力量之后,他才会模仿猩猩王(因为他意识到他们是一样的),去欲望更多地食物、母猩猩和威望,这时候就会产生模仿冲突,冲突的解决方式是一场暴力――通过一场战斗,他们重新确立谁才是猩猩王。

 

事实上这种情况在动物界是如此普遍,以至于我们不能忽略这个算法作为许多高等生物基本群体算法的事实,并且这种模仿行为已然成为社会性动物的一种本能。模仿本能的激发需要个体意识到它和欲望的中介(比如猩猩王)是一样的,然后它欲望中介的欲望之物,由于所欲望之物的有限性、权力的排他性等原因,这种情况演变为模仿冲突,解决模仿冲突的办法常常是将冲突推向极端。现代民主政治和其法律等一方面认为所有个体都是一样的,另一方面用理性(至少是部分的理性)和有限的集体暴力来判定和惩戒违背人定的规则的行为。仅从集体行为、博弈论、生物进化等的角度来看,模仿相同的彼此显然是最低成本的维持群体稳定性,促进群体合作,乃至在群体之内有序竞争的机制。

因而,我希望为模仿理论找到一个生物学基础,建立在博弈论、复杂系统理论乃至数学之上的基础。并且将这个理论作为关于人类合作的研究中的基本视角之一。

注释:我自己信奉一个叫做算法存在论的科学哲学理论,这个理论是我自己发展的,其部分思想是,存在者可以是任何可以执行算法的主体,即遵循一定内在的规则的主体,并且总是体现出变得越来越稳定地存在趋势。一个很好地例子是细胞自动机,细胞自动机中的单个细胞是存在者,其演化迭代出来的具有特定形式的细胞集群也是存在者,类似地,一个原子、一个细胞,一个细胞群、一个人、一个人类群体、一个国家集群等等,都可视作存在者,存在者总是在规则之下演进,根据人择原理,我们可以视作他们总是在追求更大的存在的概率,并且不是基于局部的、个体的视角,而是基于全局,基于整个存在者演进之链的视角,为了存在这个目的,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存在者需要不断去掌握用于适应存在的算法,就如同细胞自动机中细胞或细胞集群为了存在会演化出某些特定的行为规则,也就如同一群的猩猩组织成一个群体并建立合作以获得更大的生存概率(这个时候,建立合作所基于的,需要每只猩猩遵循的规则就成了群体合作算法的底层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