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IC方案

UBI 全称是 Universal Basic Income 或者 Unconditional Basic Income,即普遍基本收入或无条件基本收入。UBI 描述了这样一个图景:所有人都拥有不再匮乏的权利,因为每个人都可以获得贫穷线以上的 UBI 来保证基本的生活。

 

 

 

 

 

 

 

 

 

科技进步正在加速减少工作机会,尤其是AI奇点将至,将占据人类多数的无用阶级即将产生。在这样的背景下,普遍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在国际上越来越被广泛讨论,尤其在科技资本家圈子当中也受到广泛支持。比较能说明问题的一个例子就是Y Combinator2016年开始的Oakland experiment,和Y Combinator2017年赞助举办的里斯本BIEN全球大会。

 

以色列新锐历史学家、未来学家尤瓦尔.赫拉利在其新作《未来简史》中提到:正如工业化催生了城市无产阶级一样,人工智能、自动化将导致一个无用阶级的产生——他们没有工作,领受基本收入来生活。

 

我们认为UBI问题的本质是全球化和自动化的问题。我们今天所言的自动化,已经接近于一个奇点。甚至不需要人工智能全面成熟,无用阶级也必将产生,并且占据人类的多数。这无疑是一个危机。而全球化的今天,无用阶级将不是以孤岛的形式先出现在较发达国家内,恰恰相反,已经落后的地区的人们会更快、更大程度上的被现代世界划分到无用阶级当中,而这个危机将来得更加深刻。如果我们不正视这个事实,这个世界将会更加的不公平,不正义,恐怖主义等问题将会更加泛滥。实现UBI绝不是某国,某地区的问题,世界应当协同合作,从全球化和自动化的角度去设计、去实施UBI方案。
基于以上理由,我们设计了UBIC方案:利用不发达地区廉价的人力物力和土地建立UBIC,让符合条件的人成为UBICERS,UBICERS被允许不参与任何工作而能够很好的生活。当然这只是简化的描述。
这个方案将推动全球一体化和完全自动化;将加速世界全面UBI;将帮助落后地区跟上UBI的进程;还将帮助今天的人类为后人类时代的到来做好充分的准备。
UBIC是一个非常务实的想法,绝不是天方夜谭。

 

我们认为,局部 UBI 是可行的。我之所谓局部 UBI,是指相对于人群总体的局部而非个人收入总体的局部 UBI。UBIC正是这样一个方案。

也许有的人会觉得UBIC非常幼稚可笑,这其中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以什么样的角度去看待。UBIC是一个基于全球一体化和完全自动化设计的方案。

 

下面是UBIC的详细描述(仅看基本设想会令人觉得不现实,因此其内部逻辑将以问答形式给出):

由不发达国家提供土地,由富裕的政府、个人和相关组织组成的 UBI 联合会出资,在所述土地上建立 UBIC,包括所有必要的基础设施,房屋、家居厨卫等。建设承包给当地,从而当地可以在短期内产生相当量的工作机会。

 

需要强调的是,UBIC 是一个封闭(并非实体城墙之类导致的封闭)的区域,UBIC 建造过程中及建成后,都需要考虑日后的宁静。对于建造过程中,需要在设计上强调(运用智能城市的理念,这个可以做到);对于建成后的 UBIC,则要求只有符合一定条件的非 UBIC 居民可以进入访问。

 

UBIC 的设计要面向未来,注重环境可持续性:生态城市、智慧城市、共享经济、智能家居等。举个例子,如果所有的汽车在标准化道路上均使用自动驾驶,那么现有技术其实够用了。UBIC 站在如此高的平台上设计出来,在城内实行完全自动驾驶不应该是什么难题,而不像当前这样困难重重。基于全自动驾驶的共享经济也将水到渠成。诸如此类。

 

符合条件的人(一般来自较发达的国家,下称 UBICERs, 具体条件后面再讲)进入 UBIC 居住,UBI 联合会每月为 UBICERs 提供足以令其过上较优越生活的钱。由于他们生活在 UBIC 中,而 UBIC 设置在需要发展的国家中,这意味看他们所购买的产品,至少那些容易提供的产品基本上来自于当地。从而,UBIC 可以为当地持续消除一定程度上的匮乏。

 

完全恪守自由主义原则。UBI 的两边站着的,即提供土地之国(下称地主)和提供资金之国/个人/机构(下称金主),都凭着自愿的原则加入。欲成为地主者,除了提供土地,还应当奉行自由市场经济原则,而金主们,则应当推动较发达国家提供更加开放的对外政策(移民政策)等。

 

如此,需要发展的地区可以借力 UBIC 获得一段加速发展期,而世界市场也将探入、扩大,因为 UBIC 使更多的人脱离了贫困,拥有了消费能力。同时,更加开放的移民政策意味着,人口将更加自由地流动,当然一般是从地主之国流向金主之国。这能使较为匮乏的人们获得更多的发展机遇。更加公平,意味着更少的纷争,世界也将更加宁静。

我也坚信,UBIC 的推行将促进世界的一体化进程。

 

那么,预回答几个关键问题:

1、金主之国凭什么供资金?

答:自动化、人工智能等,毫无疑问预示了一个 UBI 的未来,一个占人类全体绝大多数的无用阶级将会诞生。如果不试图改变现状,经将危机必将到来。

UBIC 方案可以治疗西方福利国家的顽疾。用 UBIC 方案也许可以消除福利制度,可以将原先福利的对象转化为 UBICERs。以德国为例,如果德国政府提供了资金成为金主之国,便可以根据实际给予德国 UBIC 准入配额。如果德国希望将国内原先福利的对象(假设都是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们)完全转化为 UBICERs,并完全取消福利制度,则它可以将原先用于福利的预算交给 UBI 联合会用来建立 UBIC 从而获得足够的配额。

支持 UBIC 之建设,有助于扩大较发达国家的某种意义上的“国土”或者说生存室间。

以及非常重要的一点:UBIC 必定会到来,金主之国显然会明白这一点。我坚信当前的现状是不可能允许无差别提供 UBI 的,要么领受 UBI 并允许完全不工作,要么暂缓 UBI 进程。局部 UBI,是相对于人类总体而非个人收入总体的局部 UBI,我认为是可行的,其表现就是 UBIC。金主之国若在自己国土上建立 UBIC,各种成本都会非常高,而在不发达国家建立 UBIC,则廉价高效的多。本质上,UBIC 是一种市场化的方案。

我认为,金主之国愿意对地主之国投资建立 UBIC 的理由,就如同企业家在中国投资建厂的理由一样一一低成本、高效率地实现其目的。区别仅仅在于;金主之国追求的是加速 UBI 进程,以及一些附带的效益,这是如资本家一般的务实的思考方式;企业家追求的节省成本扩大利润,而这也是资本主义务实的思考方式。

 

2、UBIC 的准入条件是什么?

答:在我的设想中,UBICERs 应当接受特殊的教肓才行,这些教育尤其注重消除人在非自由状态下表现出来的恶习。我之所谓非自由状态,是指人在需要为生计奔波的状态,严格来说,实际上是整个社会普遍要求人为自己的生计而奔波的状态。相应的,不再为生计奔波的人类,我认为是真正自由的。非自由状态下人类的恶习,举一例便是,人在面对公共产品或服务表现出来的心理。我相信非自由状态下人类的恶习是可以消除的,方法就是使人获得自由。我需要强调一点不同:以往实行的 UBI,比如中国早期的,或者乌托邦等,都是在人在非自由状态下实行的,因而不现实。而 UBIC 当中,人是真正获得了最大程度的自由。

我知道经学家通常对人性有着悲观的见解,没关系,这可以当作一个社会实验,仅从这个意义上,UBIC 方案也值得一试。

简单来说,UBIC 的准入条件就是能够按照自由后的人类的原则行事。

 

3、UBICERs 难道不是社会的蛀虫吗?

答;不是。

①UBI 引是无可辩驳的未来,我们采取渐进的办法实现的未来,有其自己的判断人类存在价值的逻辑。至少,未来的无用阶级必然会出现,必然会占人类大多数,但我们绝不能说他们是社会的蛀虫,相反,他们才是未来社会的主体。

②就当下而言,UBICERs 的存在扼制了不公平的扩大。因而与其说他们是这个时代(注意,仅限于目前这个时代)的受济者,不如说他们是真正的慈善家们。

③想想古希腊时代,依靠占有奴隶而不必为生计而奔波的群体出现过,正是他们创造了一个耀眼的文明。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不再为生存奔波的人,才享有最大程度的自由,

才具有最卓越的创造力。我有理由相信 UBICERs 将为人类文明做出重大贡献。

 

4、地主之国凭什么提供土地?

答:如果我是穷困国家,我实在无法找到理由反对 UBIC。

侵占了我的土地?如果土地不能给我国人民带来福利,要它有什么用?

我相信 UBIC 的推行将淡化国家观念,减少世界的不宽容。

 

5、UBIC 还有什么意义吗?

答:UBIC 可以成为一个非常有用的试验场:

①心理学方面,可以用以研究后人类的心理,从而做一些必要的准备。

②社会、经济方面,可以研究后人类的社会生活的特点,和全新背景下新的经济学。

③新科技可以很方便地获得应用。前面提到过的完全无人驾驶、共享经济,以及节能技术,将可以在 UBIC 中方便地迅速推广。我认为,UBIC 将是人类能够做到的最为高科技,同时又最为低碳洁净的地方。

④实际上,UBIC 方案是加速了全世界的全面 UBI 进程。金主之国一部分人成为了 UBICERs,相当一部分钱投入了 UBIC 之建设,同时福利完全取消的话,那么,怠于工作导致的低效就减少了。尽管 UBIC 看上去直接是在养一些不工作之人,但确实能加速全面 UBI,这跟因为福利制度导致的怠惰,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在需要养活同样多的人的情况下,由于 UBIC导致的部分较为优质的劳动力损失,非 UBIC的那部分人类的工作效率当会提高,这在某种程度上提高了生产效率。

 

6、最根本的问题:UBIC 建设的钱从哪里来?

答:政府出资、个人捐助、机器人税(有待讨论)等。

前面的几个问题大致可以解释为什么较发达国家政府愿意出资。

那么世界富豪们呢?他们基本上是愿意的。巴菲特承诺死后捐出所有财产,并建议美国资产超过十亿美元的富豪们这么做,得到了不惜的响应。

UBIC 对于世界社会的意义重大,任何一个有善心的富豪只要明白这一点,他们应该也会倾向于将钱投给 UBI 甚于投给医学研究之类.

机器人税有待探讨。征收机器人税是否会减缓自动化?如果是,那么与 UBIC 方案的原则是相违背的。但是 UBIC 确实需要持续的财源。那么就需要寻找一个平衡点。

 

7、UBIC 方案的执行效率?

答:相比于以往西方世界对非洲的援助,UBIC 方案是以基本收入之名,向不发达地区提供一种特别的经济援助,其注重给穷困地区自我造血的能力。作为一种救助,其效率将会好过以往的救助方案。当然我们希望看到UBIC被实际运行起来。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